偏隅

受伤的红细胞被白细胞吞噬之前带着告别的心意做了一发。然后红细胞死在白细胞怀里。真是个好梗啊「。

没查到更多的资料。但感觉可以用来开车/发刀子「。
有无太太想写或者科普「。给太太们递笔。

更喜欢线稿……上色废委屈。

他们真好「。

小姑娘是斯拉夫蒂奇。
不想画了。就这样吧。

眠ci: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是核事故之前的普里皮亚季。前/苏/联的骄傲。

敬礼姿势有参考。帽子看了半天也不会画。

一个脑洞。潦草的就写完了。
别打我嘤嘤嘤「。

尝试一个没画过的风格。是自设的普里皮亚季。现状。经历过切尔诺贝利后的。

第一次画城拟。

似乎是初三时候想的人设。

虽然看起来有点沧桑但其实很年轻。

经历过核事故之后变得有些沉默消沉。不过后来渐渐随意起来。反而成为一个带着死亡意味的庇护所。

现在是人类的禁区。但动植物生长自由。完全不受人类的约束。

对于斯拉夫蒂奇怀有特殊的感情。新生和传承的微妙感。

曾经是前苏联的骄傲。

如果有机会就画核事故之前的样子。大概会鸽

好几年前看的资料了,有些设定记不清了。后续随缘。大概是不会有了

尼古拉在他斜后方,中间隔了一排上了年纪的桌子和一位专心致志的优等生。
他今天早上没等尤里安直径来了教室。虽说缺了尼古拉的叫早尤里安也不至于狼狈地踩上迟到的线,但少了白.俄人略带别扭的早安吻,总觉得整个清晨都索然无味——尼古拉大概还在生气。他承认他昨天晚上是有点恶趣味,只是没想到尼古拉睡醒还在记着。尤里安笑起来,无端想回头看看尼古拉。他抬眼瞥过正对着黑板自嗨的老师,默默竖起了书本。
意料之外的,撞上了另一方躲闪不及的视线。
虽然尼古拉飞快别过头,但刚刚眼底的悸动和耳根微妙的红尤里安看得清清楚楚。
乌.克.兰.人几乎是费了很大劲才忍住没笑出声来。
可爱的别扭。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种刻意的冷漠只会被开发出更令人回味的情趣。
现在那个错失的早安吻已经无所谓了。他讨回了更有趣的东西。
——————
大概是个小段子/很老的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