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隅

[aph]Одержимість.07「cp.沙俄x乌哥

<<<<<
「咳……」尤里安轻微动了动身体。他不敢太用力,刚刚滚下来再次撕裂了伤口。整个左臂连带着肩胛骨都疼的要命,更不用说左腹上那个新开的口子,血液不断流出来,他几乎觉得那种腻滑感淌过了整个腹部和贴近的小臂。脚步声从不远处传过来,步调是尤里安熟悉的平稳悠闲。
斯捷潘。
他抬手搭上旁边的扶手用力握紧强迫身体撑了起来,整个重量压在左臂和栏杆上,用没受伤的右臂端起枪瞄准,在对方出现的瞬间对准心脏扣动了扳机。
「哦?」斯捷潘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嘲弄。
乌/克/兰/人的瞳孔骤然紧缩。
妈的,偏偏在这种时候卡壳了。
俄/国人猛的抬膝往尤里安腹部一顶,在对方弓身瞬时握住尤里安右手腕,同时抬起另一只手往尤里安胸前撞去。顺势将尤里安压在台阶上,膝盖压在对方胸腔上避开了腹部的伤口。他箍紧对方右手用力往地下一扣迫使对方松开枪。枪顺着台阶滑下去,摔在地上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里激起些许混沌的回声。
「真是狼狈的可笑。」
不听话的孩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
因为不信任吗。

对部下说着「交给你们了」却依然亲自来了现场,是不想这个男人伤痕累累的落到别人手里,不希望他死前最不堪的样子被别人看到,还是只不过是希望他死在自己身边。斯捷潘也说不清。
不想他死在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的手里。

尤里安哼了一声,右手不安分地挣扎着。屈膝纠结发力试图把身上的人翻下去。
斯捷潘感受着尤里安的小动作笑出声来,慢条斯理地解开尤里安胳膊上的绷带,指腹摩挲着伤口边缘,不时用指甲刮蹭着内里挂着血的肉壁,好像在调情一般。但对于尤里安来说,感受到的却是实打实的痛。
「别闹了。」俄/国/人皱了皱眉,那口吻听起来应该是在劝诫闹脾气的恋人一般宠溺的语气,可眼下的环境着实跟这个搭不上边,况且其中的一位称得上状况危险。
「为什么。」尤里安的声音嘶哑低沉,可以听得出是在用力压制着什么「为什么牵扯上冬妮娅。」
「为什么?」斯捷潘说话的音调里都是笑,听起来好像在讨论什么有趣的笑话而不是曾朝夕相处的人的性命「这是惩罚。况且,你觉得那孩子没了你,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尤里安没再接话,短刀从右手袖子里滑出来被迅速握住刺向斯捷潘的脖颈。
「嗤。」斯捷潘轻松地抓住尤里安的手臂。然后用力向下一折。骨骼断裂发出的'咔嚓'声回荡在走廊里多少有了些毛骨悚然的味道。他看向尤里安那张被疼痛扭曲的脸神色暗了暗,抽出了刀「别挣扎了,我来送你上路」
「斯捷潘……」尤里安这次的声音很弱,因为骨折带来的撕裂的痛让他气息都有些颤抖。他动了动唇好像是想要问些什么,最后却好像放弃般闭上了眼睛,唇边留了个近乎于无奈的笑容。
所谓的爱情在这个时候不论以怎样的语气方式被提起,好像都显得可怜又可笑。
刀子刺穿心脏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就这样结束就好了。
他们之间模糊暧昧的爱情在太多东西面前,只是无关紧要的消遣罢了。

<<<<<<
从那之后又过了三年,斯捷潘从别人那里听到了自己原先住过的房子就出了闹鬼的传言。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尤里安。
等他赶回去看到尤里安时,却发现对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以为当时死的人是斯捷潘。

「所以,你想起来了。」
尤里安对于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不置可否。他扔掉枪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整个人浸泡在明晃晃的阳光里,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
「杀了你也不会改变什么。」乌/克/兰/人用的依旧是温和又波澜不惊的语调,目光垂落在窗外某处未知的风景上,长睫在眼底投下一层细密的阴影让他看起来多了一种微妙的悲伤。尤里安整个人泛着一层白光好像天界的神袛。
「但是」他抬起头,蓝眸里流转着细碎的水光。斯捷潘听到了最后的答案
「——我恨你。」
这是斯捷潘听到的,来自爱人最后的告别。
Fin






终于写完了我开心地打滚——
一度崩坏到想弃坑的状态。我觉得这是我写的最糟糕的一篇,写的时候状态也是糟糕,被可爱的小乌姐的死弄的更糟糕……不管怎样谢谢看到这里的您能容忍它。打我的话……打吧「认命脸」。
写的时候脑子里蹦出来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最开始写重逢的时候莫名其妙想到「——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再后来想到那个「醉酒的男人不能勃/起」
说句题外话。希望姑娘们记好这一点,酒乱的绝对是强/奸/犯请把他们送进监狱。
写打斗场面时纠结到疯,不过最可怕的是写H。每次都是跳过去然后下次再爬一点点……就那么几行但大概是贯穿着整个写文时间,几乎是一次写几个字的速度qnq.完全不会写。
总之最近被作业弄得头昏脑涨的写出来的东西也异常糟糕。真的很抱歉。这是计划里沙乌这段时间的最后一篇文了,手边要写的梗差不多了,这篇虐自己虐的也比较狠想缓缓「乌姐我对不起你啊QAQ斯捷潘还我女神啊嘤嘤嘤你不要特么给我啊……我要!子乌那么可爱给我啊QAQ」。BE三十题算意外……大概会慢慢填,里面有些写过类似的可能会跳或者简单一句话略过。
关于双乌。其实确实是有一点点的,设定是子乌「若乌?」跟尤里安类似亲情的相处模式。那个时候是整个人情绪很糟糕就想着要不来一点双乌的糖吧……结果最后弄成这个样子真的,更糟心了。
然后关于乌哥和斯捷潘。大概就是,道理我都懂,但该恨我还是要恨你的。这样。
嗯,感谢您能看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