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隅

「未完存档.沙乌.草稿

沙乌_阻止你自杀「梗源空间

「国家自杀会怎么样。」尤里安注视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枪,神情依旧是平日里那副温润平和的样子,好像苍白凛冬里吻上积雪的阳光般总有勾着金色光晕的暖意匍匐其中,只是语调里压了些许低沉。
「会死吗?」他不知道他在问谁。整个房间里只有伏在地面的影子沉默而忠诚地回应着他的动作。未放下窗帘的玻璃前是一片浩大且令人惶恐的墨色,浓重深邃中仿佛纵容了无数罪恶与糜烂以狂妄放肆的姿态游戏人间。零星的几点昏黄徒劳地点缀其中未曾带来过丝毫光明。
眼下的时间哪怕是最荒唐的胡闹鬼也会在疲倦的羽翼下沉沉睡去。能陪着他的只有这屋里暧昧不清的光与影。
只要抵住要害后扣动扳机——但实际上这样做毫无意义。或许他会在巨大的疼痛里失去意识,然后又凭借着属于国家意识体的愈合能力在几个小时后若无其事的醒过来。然后今晚发生的一切就会像个玩笑一样过去。毕竟现在并不是真的需要迎接「死亡」的时候。
这过程听起来好像荒诞可笑到连质疑的价值都没有。尤里安笑起来,只是那上扬的唇角无论如何都读不出开心的意思,反倒是带着明晃晃的锋利。
他拿起枪,可惜不知是指腹触上枪身瞬间的冰冷还是房间里突然出现的身影让他愣了一下,回过神时手里的枪已到了另一个人手里。上膛的声音清晰地击入死寂在空气中震出看不见的波纹。
乌/克/兰/人抬起手握住了枪管用力抵在眉心,青筋狰狞凸起在苍白之下。只是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丝毫波澜,甚至做完这一切后也只是漫不经心地抬眼看向来人。「开枪吧。」
斯杰潘对上尤里安的目光,忽然发现他的眼神明亮得仿佛阳光下的贝加尔湖,粼粼的碎光闪动其中危险而刺眼,带着能够灼伤人的炽热。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很多年前扎/波/罗/热那个尚且青涩的孩子,那时候那双蔚蓝色眸子带着与之相似明亮,只是那里面盛的还沾着蛮气的干净清冽与如今失控边缘的摇摇欲坠截然不同。
他移开了搭在扳机上的手指。
「你不想动手吗?」尤里安好像恶作剧得逞般笑起来,然后突然扣下扳机。
蓝色的眸子骤然紧缩。
虽然知道结局。但是枪响的那一刻斯杰潘还是绷紧了神经。
空枪。
「我不会蠢到让一个想自杀的人枪里留着子弹。」

评论(2)

热度(4)